250万年前自然的馈赠-撒哈拉黑白沙漠

2015年10月20日 16:19 阅读 40273
 如果有一天我再重回到埃及,那一定是为了再看一眼那里的沙漠,初识撒哈拉沙漠是在三毛的书中,如同大多数其它旅行者一般,三毛的著作向我打开了环游世界的梦。这梦一直到到达埃及,到达黑白沙漠时还没完全醒过来。

我没有如其它旅行者般勇敢,心灵较容易脆弱。一直驱使我向前走的力量除对自由的向往外也就是一颗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心罢了。当一直在埃及等候我的同伴离开后,实在感觉有些仿徨,除了开罗,在埃及其它大部分行程我都交给开罗住的旅舍给我安排好。因为感觉只要有人安排,总会换来一些安全感。

  大自然的馈赠

在整个行程中,安排得最满意就是黑白沙漠这段了。尽管并没有专车接送,尽管我还是得挤大巴到达巴维蒂镇,可是憨厚的司机和有有趣的同伴让这次行程非常难忘。初始同行的在旅舍同室的日本女孩,但在下大巴的时候又碰到了一对德国情侣。就这样凑合的一组沙漠探险队,跟随着那老实的司机老老实实地一起驶进了那个250万年形成,有着科幻般景致的黑白沙漠。

  在黑沙漠途中撒野

如同一群外出露营的孩童般,一路玩进沙漠,在那如月球表面般冷酷的黑沙漠上留下最欢愉的活跃,最爽朗的笑声。腾空飞跃拍照,躺在马路中央,可怜那司机一路照顾着我们这群顽童,好不忙碌。

    撒哈拉白沙漠的迷人落日

同样的落日照耀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的美都不尽相同,然而洒落在撒哈拉白沙漠光的余辉是寸寸神奇。这每一寸的神奇光线都导引出这片古老沙漠的神秘瑰丽,我们也只是这片浩瀚沙漠中久远遗留的一颗沙子,不惊尘世,不留痕迹。

      沙漠 繁星 篝火夜

很庆幸人生的第一次露营开始在这片神奇地方,所以注定留下一片美好的剪影。说是露营,但并没有帐篷,只是简单地上地上铺开了一大片地毯,放上桌子,在旁边生火做饭。内心深深地知道,虽然我们付了不菲的价格,可真正到司机手里的并不多,即便如此,我们也没受到怠慢。无限供应的饮料和水,还有水果等食物。

晚餐时间,司机展露了他的厨艺给我们做饭,埃及人做饭的方法也很神奇,不象我们如常地用锅焖,而是把米下锅一直炒,直到把米炒熟成饭。

当我们正怀疑饭是否能吃时,香味顺着风向吹了过来。饥饿的大伙迫不及待地拿盘子盛饭,味道还真不错,才惊讶饭还能这样煮。

沙漠的黑夜是寂静的,漆黑的,在漫天星辰笼罩下,篝火堆边却充满欢乐,饭后的中日德埃文化交流进行得如火如荼。吸引着小狐狸也跑来凑热闹。也不知道聊了多久,直到寒风吹起,星星也略显疲态,司机才让我们拿起睡袋去睡觉,为了怕野兽袭击,他却站在帐篷外一旁守夜。

     一抹朝阳唤醒沙漠旅人

在地床天被的覆盖下,顾不上半夜刮起的寒风,在被袋中沉沉睡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司机推醒了,他一夜无眠,还给我们准备好了早餐。天色微亮,天际线云霞渐渐在朦胧间聚拢,我们席地而坐,面朝东方,享用着埃式早餐,等待着撒哈拉沙漠上的即将升起的朝阳。

在太阳跳跃出地平线腾空而起时,我们早已站在那经历百万年形成的雪白石灰岩层高处,迎着那轻柔的金光,眺望着这片不属于地球景象的旷野奇观,把梦种下,待日后再回来采撷。

吉普车在下方鸣笛,司机也已经把东西收拾好挥手让我们准备回程。

    

三毛说:世间本无沙漠,我每念你一次,上帝就落下一粒沙,所以在我热恋你的土地,有了寂寞,有了沙漠!

我说:世间本无沙漠,没有热恋就没有思念,也不会有寂寞,当疾风来临时,会吹散一切,剩下的只有神秘,圣洁,恒久变化的撒哈拉沙漠。 

还没有人发表看法,赶快抢个沙发

wechat:2795465449 环球素食旅行家 专栏作家 江苏卫视 南方卫视特邀嘉宾 在微任务或weiq下单前先联系博主哈!